【chulu】大雨将至 (三十五)

差点看哭的说

乙酰辅酶酥:

大雨将至·下部


It's storming


It's falling


警告!!!


       1.本文为架空黑帮设定,苏鲁是黑帮二当家兼任保镖,契科夫是黑帮新任首领,粗口/血腥/暴力/非主要人物死亡情节均有。


  2.并不是什么吐槽轻松的日常,其实是严肃沉重的黑帮故事


  3.搭档 @朗月琴音 


       4.铁三角无差,乌胡拉&斯考提无差


       5.含有诸多原创角色,仅为推动情节作用




前情提要:春季在暗巷的伏击事件让苏鲁重新找回了原来的自己,并且他与帕维尔的一切都开始变得更好……




120.


  2018 Winter 221 Hillside Boulevard, Daly City


  这是最好的一年,也是最坏的一年。Flamingo的新剧场为他们赚的盆满钵满,而Somniferum的罗杰斯在第二个月就收到了一张赤字报告。德里克的警局自卫队又扩增了三个编制,而帕维尔深思熟虑后裁掉了二十个岗位。当麦考伊医生沉着脸轰走今年第五十四个上门叫嚷的混混,吉姆·柯克独自一人谈下了一场跨国军火贸易。


  总之,这一年与过去如此相似,又如此不同。有些人极力逃避三藩市瓢泼倾盆的大雨,有些人坦诚接受日落区清澈如洗的朝阳。但无论人们用怎样的词藻描绘这个寻常又不寻常的城市,没有任何人能阻止冬日的雪幕降临大地,同时带来一年中最盛大喧闹的节日。


  今天是12月23号。


  这个念头在刚刚醒来的苏鲁脑中盘桓不去,它沉重得让苏鲁不想睁开眼睛面对这一天的来临——今天是12月23号,是圣诞节的前夕。


  苏鲁把头埋在帕维尔的肩窝里,深深呼吸着年轻人卷发里橙子洗发水的味道,试图重新回到睡梦里。


  “阿光?”帕维尔轻轻玩笑般地挠着他的后颈,却拿不准要不要叫他起床——毕竟,这是他们难得的可以肆无忌惮休息睡觉的圣诞假期。


  他当然知道,他一直都知道。


  早在十八岁那年安德烈去世之前,帕维尔就在父亲的床前发现了那张照片;随后他又对着经手案件的史波克死缠烂打,甚至帮他威胁了七八个在其他案子里不肯吐出实情的证人,才终于得知了整个案件的真相,也才终于明白为什么每年的这个时候黑帮年会从来看不见苏鲁。


  这之后的几年间,帕维尔也从未要求过苏鲁出席,在自己的贴身保镖递上假条时永远通过得仿佛漫不经心。


  帕维尔仍然记得去年年会夜晚苏鲁一个人提前睡着的样子,还有他一整个圣诞节假期有气无力地足不出户;直到那年假日结束,爱人都没能亲口说一句“圣诞节快乐”。如果自己不先迈出一步……


  帕维尔任凭苏鲁少见地蜷在自己的怀里,尽量不引人察觉地叹了口气。


  最好阿光睡醒后看到我的礼物不要打我,帕维尔想。


  他又想象着男人手里攥着礼物的样子,忍不住轻轻笑了出声。


  苏鲁再也没办法闭眼装睡,他睁开双眼,声音里还带着惺忪:“笑什么?”


  帕维尔看着苏鲁严肃的表情和极不搭调的一头睡得乱七八糟的头发忍不住笑得更欢,“没什么……真的没什么!”


  苏鲁狐疑地起身:“说吧,你又动什么鬼点子了?”他小心翼翼地摸摸脑袋确认没被扎成奇怪的小辫,脸上也没被画什么奇怪的东西——都是帕维尔玩过的恶作剧——转头看着半埋在枕头里用一只眼睛瞟着自己的帕维尔,“到底在笑什么啊?”


  帕维尔瞧着苏鲁把自己满头满脸摸了一遍笑得更加喘不过气,他爬滚起来从背后抱着苏鲁,伸脖子狠狠亲了一下苏鲁的侧脸,“你猜。”


  “吉姆那家伙又教你什么了?奎恩给你塞了恶作剧道具?麦考伊给你讲了我小时候的熊孩子成长史?”苏鲁一边掰着手指头猜一边心里感叹自己为什么认识了这么多不靠谱的朋友,压根没发现帕维尔已经偷偷把名字全部记下准备过了新年拿去按图索骥。


  黑发青年无奈地抬头四望,终于在床头发现了端倪——那只和他的房间布置毫不搭调的红色条纹的、上面还有一只小鹿的袜子。


  苏鲁抱头呻吟:“你把我的家居袜子挂出来干什么!”


  帕维尔往后一躺再也止不住大笑:“哈哈哈阿光你居然真的会穿这双袜子我以为你只是放着玩的!——哎哎哎你别收起来别藏了,里面有东西——”


  “你还真的给我送礼物啊,这才23号……”苏鲁不抱希望地把手伸进袜筒,“我不是跟你说过了——”


  他的指尖触到一个硬硬的东西。他错愕地把抓到的塑料小人拎出来,喉头突然哽住了。


  那是一个珍藏版的《苏亚尔传奇》帕斯科人偶。


  苏鲁九岁的时候,《苏亚尔传奇》是风靡全校的冒险电影,所有男生都喜欢里面高大英武的男主角约书亚,所有女生都羡慕里面英姿飒爽的女主角露西。甚至有人喜欢队里插科打诨的小个子莱伊、神秘阴沉的反派史蒂芬,可是只有苏鲁对主角队里沉默寡言却忠诚可靠的帕斯科情有独钟。


  每次课间,当孩子们举着约书亚、露西和史蒂芬的人偶打来打去的时候,坐在最前排小小的苏鲁只能大喊:“我们帕斯科才最厉害!他的剑是大家最好的盾牌!”“可是最后的大决战还是露西帮助约书亚打赢的呀!”他的朋友们说。


  苏鲁仍然喜欢帕斯科,即使他知道他不是最厉害的。


  可是电影公司会因为帕斯科不够厉害而不单独卖他的人偶,书包上画的是约书亚,铅笔盒上画的是露西,水杯上印的是史蒂芬。帕斯科只和莱伊出现在一套珍藏版不单卖的人偶套装里,那是对于苏鲁的小小爱好来说太过昂贵的价钱。


  他曾经无数次在橱窗里凝望过那个帕斯科的精致人偶,珍惜、羡慕又依依不舍地看着那一套礼盒被其他人买走,自己却怎么也攒不到那么多硬币;然而现在,那个帕斯科的人偶就摆在他面前,全新的、彩色的、闪闪发光,像是随时可以拔剑挥砍,穿越二十多年的时光重新说出他的标志台词。


  “你……喜欢吗?”苏鲁听见帕维尔局促地问,才如梦初醒地转过头,撞进了一湾蓝绿色的海洋。帕维尔眼睛里的小心和期待都如此毫不掩饰,而苏鲁却转回头看了手里的人偶许久,轻轻地抚摸过帕斯科的头发、披风和长剑:


  “谢谢你,我很喜欢……你是从哪儿找到的?”他转过头看着帕维尔,又重新摇摇头,“帕沙应该从来没看过我们这些老人家当年流行的东西……”苏鲁低头笑着问,翻来覆去地活动人偶的四肢,“我只是真的没想到,还能收到这件礼物。”


  帕维尔舒了口气,又顽皮地笑起来抱膝坐在苏鲁身边:“只是一些小小的调查……”还有在各个杂货店、旧货市场、生产厂家、收藏家之间两个月的大海捞针。帕维尔没有说出后半句,而是满意地看着苏鲁小心翼翼地把人偶摆在窗台的架子上,冬日的阳光自然而然地洒在深蓝色的披风上,折射出帅气耀眼的光芒。“以及一个小小的赌注。”


  “嗯?”


  “我知道你看过那个动画,可真的不知道你最喜欢的人物,没想到我竟然猜对了。”帕维尔轻笑一声,从背后抱上对方的脖子,贴在耳边轻声念叨:“提前祝你圣诞节快乐,阿光。”


  苏鲁回过头来凝视着帕维尔许久,张了张嘴,却只是说:“谢谢你,帕沙。……可我都还没给你准备礼物,你想要什么?”


  然而他绝没想到帕维尔这样回答:“我只想要你能够来参加年会。”


  “——年会?”苏鲁想了想,摇了摇头,“还是算了吧。我想你一定知道——”“我都知道。”帕维尔慎重地点了点头,“我也知道你在每年的今天都会去看你的家人,我也知道每年12月25日的年会你从来不参加,我还知道奎恩叫了你好几次你都回绝了。”他看着苏鲁越睁越大的眼睛挑了挑眉,“这种东西不需要动用异能都能看出来——阿光,就当是为我参加一次吧。”


  “可我觉得我不会因为年会而觉得开心。”


  “你不试试怎么会知道呢?”帕维尔歪头笑了,“今天休假,你去哪里都可以——如果能让我陪你一起就更好了。”


  


  121.


  二人在山坡下停车,苏鲁耐心地等帕维尔拿出后座的花束,在略微泥泞的小路上站定,带着帕维尔沿着熟记在心的路线来到墓园。帕维尔亦步亦趋地跟在苏鲁身后,心里七上八下的全是忐忑。


  苏鲁走在他身前一步的地方,推开铁门之前静默地朝他伸出手,递出一个无声的邀请。


  帕维尔握住,只觉得手指冰凉,却仍然有力一如往昔。


  冬日的墓园满眼净是灰蒙蒙的萧瑟,帕维尔从未来过这样的地方,因为契科夫家的墓园坐落在依山傍水的园子里,也一直有人打理清扫。他们脚下踩过落叶和冰雪混在一起的泥泞,在乌鸦的低唱中绕过山间的小道。


  二人小心地走过一个个墓碑,像是怕惊扰了这里的灵魂。帕维尔突然质疑起自己死缠烂打要陪着苏鲁来墓园的决定,不敢确定自己是否能够进入这样一个只属于苏鲁的空间;他既期待又害怕看到苏鲁家人的名字,更加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做些什么。


  他就这么胡思乱想着,直到苏鲁停住了脚步。青年下意识地抬起头来,大理石的边角已经有些磨损,与大理石颜色反差极大的苏鲁家人的名字撞进他的视线。


  帕维尔看着这几行字眼睛就不由自主地湿了,又回头去看苏鲁;苏鲁却没说话,只是摘下了黑丝绒手套扫去了墓碑上的积雪,像是轻轻扫去亲人肩头的薄雪。


  “爸,妈,姐姐,小雪。我来看你们了。”


  帕维尔抱着花束站在一旁,拿不准是不是该去把花放下,还是留个苏鲁一个独自一人的空间。他看着苏鲁熟练地拿出一块毛巾来擦拭积雪尘灰,眼神在专注里带着伤恸。毛巾在每一个名字的凹陷处都温柔地徘徊许久,擦掉每个缝隙里的尘土,让它重新闪闪发亮。


  苏鲁没有说一句话,但那种静谧却让帕维尔实实在在地觉得他是闯入了一场久别重逢的家庭聚会,那种环绕在苏鲁和家人之间的沉默的力量让他无法自处。


  他看见爱人的眼神——那是苏鲁从未在自己面前露出来的,完全不一样的眼神。苏鲁的眼睛里仿佛生长出一个家庭,生长出他从小被折断的所有梦想,他从一把刀、一个爱人重新回归成一个儿子和两个女孩的兄弟。黑丝绒一样的眼底里满是柔软温润的光芒,夹着欢喜和怀念。苏鲁不时的絮语低得无法听清,合着缓慢落下的薄雪嗡嗡震动。


  帕维尔艰难地咽了口唾沫,几乎有些想要逃离,不是因为悲伤,也不是因为不适,他只是觉得自己在这里完完全全是个多余的外人。


  可是苏鲁却仿佛有感应一样地转过头看着他:“帕沙,你是不是想见见他们?”他缓缓伸出手朝他鼓励地笑笑,“这就是帕沙,我跟你们提过好几次的。”


  他慌忙胡乱抹了抹脸上的泪痕,收拾好情绪才握住苏鲁的手,郑重地上前躬身放下手中的花束,深深鞠了一躬:“你们好。我是帕维尔·契科夫……”他犹豫了一下,回头看着苏鲁,“我该说些什么?他们会不会觉得我烦?会不会觉得我……抢走了你?”


  “他们会很喜欢你的。爸爸会给你倒酒,妈妈会照你的口味炖一大锅红菜汤,爱子姐大概会打量你半天猜到你所有的秘密,而小雪……”苏鲁摇摇头,“小雪当年还只是哥哥的小跟屁虫。我不知道如果她还在,她会对你说什么——也许她早就长成大姑娘,谁都猜不到她的鬼点子…”苏鲁的脸上划过转瞬即逝的笑容,他停顿下来,手指无意识地抚过花束,“已经……二十年了。帕沙,你相信吗?已经二十年了。”


  帕维尔被逻辑斯蒂训练了多年的伶牙俐齿突然都丢了用处。他张了张嘴,却说不出任何一句安慰的话语;他只好凝视着苏鲁怔忪茫然的脸,下意识地伸出手臂,拥住苏鲁看似坚硬的肩膀。


  爱人厚大衣下其实是不断颤抖的身躯,帕维尔更紧地抱着,想要给他踏实的温度。“给我讲讲你家里人的故事吧。”帕维尔认真地看着苏鲁,“我……很想听。”


  


  122.


  于是他们在墓地坐了很久,从正午一直坐到太阳西斜。后来帕维尔试图想起苏鲁都给自己讲了什么,却发现他想不起任何一个具体的事件——但他觉得自己仿佛已经见过了苏鲁的整个家庭认得每一个人,也仿佛真的去他家做客,感觉浑身都围绕着一种怀念的温暖。


  帕维尔不知道应该对苏鲁说些什么,便干脆什么都不说,只是认真地陪着苏鲁摆上了给他们带去的礼物,又把花束拆开点缀在墓碑的周围,让它变得更加柔和。他去扔掉被剪短的花梗,回来的时候看见苏鲁正在斟酒,墓前两大两小四杯酒已经端正地摆了一排。


  他看着苏鲁一仰头喝掉属于自己的那杯,再低下头的时候眼圈又红了,轻轻地嘟囔:“……怎么会说放下就能放下。我有了新的生活,我有了爱人有了希望,我什么都有……我多想让你们看见,我现在过得有多幸福。”


  苏鲁轻轻放下空杯,玻璃在大理石台面上磕出清脆的一声响:“我过得很好。”他不自主地伸手遮盖眼睛,“只是偶尔,我真的很想你们。”


  帕维尔重新坐回他的身旁,握住了苏鲁的手。两人的手指都是同样的冰凉,手掌心却在交握中渐渐温热起来;帕维尔探询地拿起酒瓶,在苏鲁的惊讶里把酒倒满了杯子,朝着四个酒杯一一碰过去。


  “伯父,伯母,爱子姐,小雪。”他用力眨了眨眼睛把眼泪压回去,“我真遗憾不能亲眼见到你们……可是又真庆幸终于能够见到你们。谢谢你们给了阿光一个家,谢谢你们让我遇到这么好的他。”他慢慢地把酒喝掉,“谢谢你们。”


  帕维尔转过头认真地看向苏鲁,眼睛里灼灼的都是毫不掩饰的爱意:“谢谢你。”


  苏鲁终于微微挑起嘴角,凑过来轻轻吻了他的额头,小心翼翼地问:“那你愿意以后每年都陪我来吗?他们见到你会很开心。”


  帕维尔被这样的一句承诺炸得一时间没回过神来:“……什么……每年?”他迅速地反应过来,“愿意!我当然愿意,以后的每一年,每一年都要!”


  苏鲁终于忍不住微笑起来,揉了揉年轻人的卷发:“时候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现在就回?”帕维尔有些没反应过来:“你不再多讲两句……”


  “说得再多,总也要说再见。”苏鲁伸手把帕维尔拽起来,回头看了一眼墓碑,“明年再见。”苏鲁伸出手碰了碰墓碑顶端,又轻轻按在上面;“我们先回家了。”


  帕维尔只是跟着苏鲁道了一声“再见”,心里却因为那句“我们先回家”而抑制不住地雀跃起来——


  这是第一次他听到苏鲁称那座大宅为“家”。

  

TBC


全文第二个从年前开始纠结大改重写段落23333辛苦琴音老师了!!!(递话筒)

评论
热度 ( 18 )
  1. 今天的漓彻开幽灵船了乙酰辅酶酥 转载了此文字
    差点看哭的说
  2. 朗月琴音乙酰辅酶酥 转载了此文字
    那个啥苏亚尔传奇纯属虚构哈哈哈顺便戏仿了一下当年好莱坞冒险小队的基本配置,要搁现在队里还必须有个亚裔...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