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剧混合同人|霍格沃茨paro】Part-1

可爱死了哈哈哈哈哈哈

不知书者:

一个各种音乐剧混杂的霍格沃茨paro,部分脑洞来源于基友太太 @草薙萤 


本篇涉及:悲惨世界、1789巴士底狱的恋人、红与黑、巴黎圣母院(作品名称按所占比重排序)


人物设定上大概是个原著/历史和音乐剧的糅合


OOC非常可能,内容上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如有bug和错字欢迎指正


以上


 


 


1.


       霍格沃茨,世界上最好的魔法学校,汇聚了全世界前来求学的年轻巫师。他们青春洋溢,朝气蓬勃,不安于平凡和安定,再加上霍格沃茨一贯放任学生自由发展的校风,使得每一届的学生们总是按捺不住地想要搞些大新闻。


       这一点,你光从这些稀奇古怪的社团之中就可见一斑。




2.


       比如,拉丁语圣经背诵研习会。


       社团日常的活动就是以各种方式背诵拉丁语圣经,其枯燥程度就连一向以聪慧著称的拉文克劳们也不愿意加入。


       拉丁语圣经背诵研习会的创始人,来自斯莱特林的于连表示,他觉得这个社团目前的状态很好,并不欢迎其他同学的加入。


       这是全校目前唯一的只有一位成员的社团,但却在后来因为一些特殊原因,成了整个霍格沃茨最著名的社团之一。




3.


       比如,拿破仑研究会,或者称拿破仑粉丝团。


       主要成员是于连和马吕斯,两位同是来自斯莱特林,却都崇拜这位出身格兰芬多的前任校长。不过这个社团大都是进行一些秘密活动,与马吕斯不同,于连似乎并不太愿意把自己对于拿破仑的崇拜透露出去。




4.


       再比如,ABC的朋友们社。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团体呢?一群高年级的格兰芬多狮崽子们凑在一起,成立了这个初具雏形并且几乎留名后世的组织。它表面上是一群学生们互助学习并为新入学的新生们给予帮助,实际上却以反对纯血论者和黑巫师们为目的——


       “公民们,我们这一切行动的意义是什么?”


       “怼斯莱特林!让斯莱特林们不得安生!气死他们!”


       “...错,是反对纯血论和黑魔法,追求自由和平等!”


       ——好吧,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你也可以理解成他们是以怼斯莱特林为目的。




5.


       安灼拉、公白飞、让·博鲁维尔、弗以伊、古费拉克、巴阿雷、赖格尔、若李、格朗泰尔。这就是ABC的朋友们社的全部成员。


       曾经,他们聚会的主要场所是一个叫做科林斯酒店的地方——为什么非得在学校外面找一个地方作为集会地点,那是为了躲开斯莱特林的管理员沙威教授,任何一点学生们准备破坏规矩的蛛丝马迹都逃不过他的眼睛——现在,他们则是换了一个更加完美的地方:有求必应屋。不过他们都管那里叫“慕尚咖啡馆”,以防这个集会的秘密地点被人发现。




6.


       至于他们是怎么找到这个有求必应屋的,那要归功于格朗泰尔,虽然他一开始只是想要找一个地方把自己那些被沙威教授视为违禁品的酒给藏起来。




7.


       “黄油啤酒不含酒精!”格朗泰尔在被自己的魔药课教授点名批评时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不小心打翻了自己的杯子,一股浓郁的酒味弥漫在整个地下室的魔药教室里。


       讲台上的弗罗洛教授脸扭曲得像禁林看守卡西莫多一样。




8.


       “格兰芬多扣二十分。下课到我办公室来格朗泰尔,我会让沙威教授去你的宿舍彻查一次!”




9.


    “敢在弗罗洛教授的课上喝酒,”来自赫奇帕奇的一位同级生说道:“他绝对是个彻头彻尾的格兰芬多。”




10.


       虽然ABC的朋友们社只有九位正式成员,但是频繁出入这个“慕尚咖啡馆”的却并不只有他们九个,尤其是格兰芬多的一年级生小伽弗洛什和斯莱特林的马吕斯,他们已经被大多数人默认是这个小团体中的一员了。




11.


       在斯莱特林们眼中,马吕斯是个异类,但他并不是从一开始就是个异类。


       马吕斯的母亲姓吉诺曼,这在巫师世界虽然不算是一个十分出彩的姓氏,但却的的确确是个纯正的巫师家族。吉诺曼家的人都是斯莱特林,马吕斯的母亲当然也不列外,但她却鬼使神差地爱上了一个出身麻瓜家庭的格兰芬多,也就是马吕斯的父亲彭眉胥先生。


       不幸的是,这对情侣虽然熬过了来自家族的阻力,却终究没能战胜死神的阴霾。马吕斯的父母双双去世时,他还只是个年幼的孩子,他的外祖父吉诺曼先生虽然嘴上说着:“去,一边待着去,你这讨人嫌的小男孩。”一边却又慈爱地把他抱在怀里一直抚育成人。


       等他长到11岁时,吉诺曼先生把他送到了霍格沃茨。


       “那是最好的学校,必须得是霍格沃茨,而最好的学院必须得是斯莱特林。”吉诺曼先生这样与他的酒友说道。


       在外祖父培养下长大的马吕斯没有辜负他的期望,分院帽只在他的脑袋上停留了一小会儿就嚷嚷着把他分到了斯莱特林。那时候的马吕斯的确是一个正统的斯莱特林,深受外祖父影响的他支持纯血论,对黑魔法的使用持保留意见。


       马吕斯的转变是在五年级时开始的。那件事来得如同一场骤雨疾风,马吕斯在一次外祖父外出时,无意间在母亲留下的箱子里翻出了一些属于自己父亲的遗物。他读到了一些父亲留下的信件和摘抄,那些关于自由平等、关于雅各宾、关于拿破仑的句子让他感到头晕目眩,仿佛是一个习惯了黑暗的人突然抬头望见了太阳。马吕斯偷偷拿走了那些书信,在回到霍格沃茨后跑到校图书馆去疯狂地寻找有关雅各宾和拿破仑的书籍。


       自那以后,马吕斯仿佛换了一个人,之前那个沉静内敛的“吉诺曼”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斗志昂扬的彭眉胥。他否定自身之前的以一切,在斯莱特林的公共休息室里与人大谈他们出自格兰芬多的前任校长拿破仑,并且刻薄地讽刺纯血论者,然后被几个斯莱特林的高年级生用魔咒直接扔出了公共休息室。


       “滚去格兰芬多吧,你这个泥巴种!”




12.


       就是在这种情况下,马吕斯第一次遇到了古费拉克。当时他被魔咒摔了出来,正好摔倒路过的古费拉克脚边。


       “哦,这可真够呛的。”古费拉克看着坐在地上的马吕斯,脸上混杂着惊讶与几分兴奋,然后向他伸出了手。“你是谁,公民?我敢说能被自己学院的人集体用魔咒扔出休息室,整个霍格沃茨你算第一个。”


       马吕斯自己站了起来,然后拍了拍身上的灰,回答:“马吕斯,马吕斯·彭眉胥,先生。”


       “是吗,你就是那个马吕斯?分院帽怕是年纪太大坏掉了才把你扔进的斯莱特林。”古费拉克笑了起来,然后非常自来熟地搭上了马吕斯的肩,对他说:“虽然你身上还穿着睡衣,不过我看你今天是进不了休息室了,我正巧知道一个地方能收留你一个晚上。”


       “哪里?”


       “‘慕尚咖啡馆’。”




13.


       小伽弗洛什的故事则简单而又奇妙得多了,他是自己找到“慕尚咖啡馆”的。那时正巧,ABC社的成员们包括马吕斯正齐聚一堂,而小伽弗洛什就这么理所当然地走了进来,然后在学长们惊愕的目光下十分淡定地说道:“我不过是想来我的象肚子里瞧瞧,没想到它已经变成了个咖啡馆。”




14.


       于连是继马吕斯后第二个踏入慕尚咖啡馆的斯莱特林。和小伽弗洛什一样,他是不请自来的,但当时他只是像找一个能够让他放松地待一会儿的地方——斯莱特林的公共休息室让他感到窒息。分院帽曾询问过他的意见,是否要去格兰芬多或者是拉文克劳施展他的勇气和睿智,而他当时坚决地选择了斯莱特林。那是实现他野心的最佳场所,但在斯莱特林学院需要他不断忍耐自己的本性并忍受那些对他敏感的自尊心的刺激,这让于连感到十分痛苦。


       在他刚一踏入有求必应屋的时候,就发觉了自己似乎来错了时机,一群年纪和他不相上下的男学生们正在那里激烈地争辩着什么。正当他暗自腹诽了一阵子原来霍格沃茨的有求必应屋也是如此的名不符其实,准备趁着ABC这一帮人还有没发现他时转身离开的时候,他听到马吕斯说:“科西嘉。一个使霍格沃茨变得相当伟大的小岛。”


       那一刻,于连感觉到自己仿佛听到了命运的召唤,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脚步,一个转身窜到了ABC与马吕斯中间。




15.


       于连觉得这可能是他这一辈子说话说得最多的一个晚上了,要知道,他可是光靠内心戏撑起《红与黑》半本书的男人。




16.


       公白飞有些郁闷,他明明已经快要说服马吕斯放弃他对拿破仑的狂热崇拜了,半路杀出来的于连却让他一夜回到解放前,甚至还和马吕斯一拍即合组了个拿破仑研究会,又称拿破仑粉丝团。




17.


    “我常因为自己不是个基佬而感到和你们格格不入。”马吕斯说,“我们直男当然要和直男做朋友。”




18.


       这什么歪理?


       公白飞十分郁闷地想。


       还有,谁说他们都是基佬的?不能因为热安那句“Here’s to the pretty boys who went to our bed”和格朗泰尔这种个例就将他们全体定性,安灼拉不就是个国性恋么?




19.


       “再说了,”若李对马吕斯说“你怎么能确定他就是个直男呢?他胸口的挂坠盒里装的都是一个男人的肖像。”


       “那又怎么样。”马吕斯从领子里扯出了自己的挂坠盒“我装的是我父亲。”


       热安神色复杂地看了他一眼。




20.


       不止一次地,小伽弗洛什在前往他的“象肚子”也就是ABC们常说的“慕尚咖啡馆”时,看到他和马吕斯同一年级的斯莱特林姐姐艾潘妮正侧着耳朵,整个人几乎贴在有求必应屋的门前。经验告诉小伽弗洛什,马吕斯这时候一定正在慕尚咖啡馆里待着。


       “你为什么不进去呢?”他问。这吓了艾潘妮一大跳,她条件反射地掏出魔杖想要放一个蝙蝠精咒,然后被小伽弗洛什巧妙地闪开了。


       “你的咒语施得烂极了。”他冲着艾潘妮做了个鬼脸。


       “闭嘴。”艾潘妮冲他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还有,不许告诉彭眉胥先生,不然我让你常常鼻涕虫的滋味。” 


       小伽弗洛什学着大人的模样冲自己的姐姐耸了耸肩。


       “哎,恋爱中的年轻人啊。”他在走进慕尚咖啡馆时这样说道。




21.


       实际上,ABC的朋友们社还有一个名义上的指导教师,他就是格兰芬多的幽灵,血人罗伯斯庇尔。要问为什么,或许是因为这群年轻人让他想起了自己的过去,或许只是因为那个名叫安灼拉的青年让他想起了自己的一位故友。




22.


       我们之前说过,ABC的朋友们社是一个几乎留名后世的组织。


       虽然有这样一群成员和指导教师,他们想不留名后世都有些困难。


       令ABC们几乎留名后世的事情发生在某一年的6月5日晚。




23.


       为了表示对纯血论者和黑巫师们的不满怼斯莱特林让他们不得安生,ABC的朋友们社的九位成员,在某一年的6月5日晚,于斯莱特林的公共休息室门口堆起了一个巨大无比的街垒,彻底堵塞了斯莱特林休息室的出口,并且加之多重咒语的保护使其难以被轻易移开。




24.


       “桌子飞来!”


       “椅子飞来!”


       “木头飞来!”


       “床板飞来!”


       “棺材飞来!”


       “钢琴飞来!”


       “大吊灯飞来!”


       “酒瓶子飞来!”


       “猪!不许碰我的黄油啤酒!”


       “大写的R,你这样乱放魔咒会把街垒点着的!”


       “黄油啤酒不含酒精!”


       “再相信你一次我就自己跑去斯莱特林!”




25.


       那一日,斯莱特林们回想起了曾一度被雅各宾支配的恐惧。




26.  


       “我们当时只是为了让他们集体旷课然后扣光斯莱特林的分。”巴阿雷这样对沙威教授解释。


       “其实我们本来还有更好的方案。”赖格尔说。


       “我们只是想以某种不会造成人身伤害的方式,以我们的行动向斯莱特林的纯血论者和黑魔法的支持者们表示抗议。”安灼拉说“我们派了人去和斯莱特林的人打探消息,但他却跑去和斯莱特林的人赌色子——好吧这个人就是格朗泰尔,我发誓再相信他一次我就自己去斯莱特林——公白飞建议我们可以再慎重考虑一下,详细地制定一次合理的方案,但有人提议说我们可以建个街垒,‘我们多少也是有点雄心的’。虽然我一开始和公白飞的意见一致,但最后我们被说服了,于是我们就这么做了。——好吧这个人也是格朗泰尔,再相信他一次我就去斯莱特林我发誓。”




27.


       最终,有求必应屋的慕尚咖啡馆被沙威教授彻查,一切违禁品被收走,ABC的朋友们社成员被罚集体关一个星期的禁闭并处以他们每人为格兰芬多扣二十分的惩罚。




28.


       此次事件被霍格沃茨的师生们称作“街垒事件”,而每年的6月5日和6月6日则被称作“街垒日”。


       这似乎为一个奇妙的传统开了个头,此后的每一年的街垒日,总会有一些格兰芬多们想方设法要对斯莱特林的公休室做些什么。从此,对于每一个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来说,每一年的6月5日晚都会是一个不眠之夜。




29.


       在街垒事件的第二天,斯莱特林的幽灵拉扎尔伯爵跑去找格兰芬多的幽灵血人罗伯斯庇尔干架去了。




30.


       据说,是这次的街垒事件让拉扎尔伯爵回想起了当他还在霍格沃茨上学时,由罗伯斯庇尔领导的雅各宾社集体于凌晨十二点在斯莱特林的公共休息室里大跳广场舞事件。




31.


       斯莱特林的另一个幽灵,已经没头的路易十六在那几天一直躲在校长办公室的画像里没敢出来。




32.


       什么,你说难道这届斯莱特林就没有一个能打的嘛?


       不不不,斯莱特林们说,我们有于连。




33.


       还记得我们说过,于连的拉丁语圣经背诵研习会虽然只有一个成员,却因为某些特殊原因成了整个霍格沃茨最著名的社团之一吗?




34.


       在ABC们被集体关禁闭的日子里,格兰芬多的公共休息室里总是会在半夜响起于连背拉丁语圣经的声音,正着背,倒着背,跳着背,甚至是唱着摇滚背。


       格兰芬多们已经被于连的声音和拉丁语圣经折磨到精神衰弱了。




34.


       某格兰芬多表示,他就算是有一天把羽加迪姆勒维奥萨都忘了,也忘不了那几段摇滚版拉丁语圣经。




35.


       不听不听,于连念经。




36.


       其实,拉扎尔伯爵是少有的敢于与血人罗伯斯庇尔正面硬肛的幽灵,学院里的很多幽灵都很害怕血人罗伯斯庇尔,尤其是已经没头的路易十六。




37.


       不单单是因为他总是穿着一身血红色的衣服,并且动不动就亮出一把大铡刀。


       这是一段尘封的往事。




38.


       曾经,也有一群像ABC们一样的格兰芬多热血小伙子,他们满腔正义,才华横溢,追求自由平等,立志与纯血论者和黑巫师们不共戴天,于是他们组成了一个真正留名后世的组织——雅各宾。


       路易十六是那个时候霍格沃茨的校长,但他是个纯血论的坚定拥护者,而且还是黑巫师的一员。


       雅各宾们毕业之后,就开始投身到他们远大的志向中来,追求他们想要的自由平等与博爱。虽然困难重重,但他们最终还是获得了众多巫师的支持。于是,黑巫师和纯血论者们开始迫害他们,而雅各宾无所畏惧,战争一触即发。


        然而,反对势力的力量太过强大,马拉在这场争斗中被一名黑巫师暗杀。


为了取得胜利,雅各宾的首领罗伯斯庇尔开始偷偷研究黑魔法。


        最终,雅各宾中胜利了。但罗伯斯庇尔被黑魔法反噬,他发疯一般地杀死了路易十六和他的妻子玛丽,以及他的同伴——丹东、德穆兰等人。


        最后,罗伯斯庇尔被魔法部抓捕并处以死刑。


        雅各宾的故事就到此结束了,小夏洛特这样告诉小伽弗洛什。




39.


       格兰芬多有四个总凑在一起的幽灵:差点没头的丹东,差点没头的德穆兰,哭泣的马拉,血人罗伯斯庇尔。但血人罗伯斯庇尔还是他们之中比较孤僻的一个,安灼拉常常会看见他独自一个在学院的走廊里发呆。




40.


       但是,能看到过去的雅各宾旧友重逢,重新像过去那样站在一起,多少还是令人欣慰的。


       头发斑白的草药学教授,也是现任赫奇帕奇学院的院长罗南,看着大厅里并肩而立的四个幽灵轻轻地笑了一下。


 



评论
热度 ( 12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