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滚莫扎特/莫萨莫】时间旅行者

*如题,时间旅行者au,起名废,群里摇来的梗,治好了我的拖延症(没有),米扎flo萨。自从踩着圣诞节末尾入坑,上个礼拜又激情观看现场后第一篇法扎同人产物……一如既往的话唠&ooc都是我的错,最后强行结尾因为动力不够了……里面有个米flo的梗(大概只有我觉得是)反正看不出来问我也成……好了不废话了篇首就那么多字我怕不是骗字数的bushi
——————拉线——————

萨列里有个不为人知的秘密:他是个时间旅行者

其实一开始他只是个普通人,直到莫扎特葬礼举行的那天。回到家后的萨列里不知为何感到有些胸闷,本以为在床上躺一阵就会好。但当他再次睁开眼,看到眼前的莫扎特时。心中并不是惊恐自己是不是死了,而是产生了一丝微不可查的如释重负。这个人见人爱的小混蛋,果然连上帝都留不住他啊。

萨列里迅速环顾四周,这似乎是一个酒馆。发现远处莫扎特并没有注意到自己长桌后,他才松了口气。把玩着手中的酒杯思考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目光却好几次不由自主的被边的莫扎特吸引过去。这个莫扎特比自己遇到的时候还要年轻,似乎……想起过去罗森博格曾在自己耳边念叨过的,关于莫扎特的过去。独自沉浸在回忆中的萨列里一抬头,便与不知何时跳上桌子的莫扎特对上眼了。没等他反应过来,年轻的音乐家就对他做了个飞吻。萨列里有些惊慌的移开视线,耳边传来的嬉笑声才让自己回过神。刚刚的飞吻只是送给那些姑娘们的吧……自己什么时候这么不冷静了?掩饰性的喝光手里的酒,萨列里起身向酒馆门外走去。

所以这究竟是什么诡异的法术?萨列里有些挫败的看着周围灯火通明的房屋。他当然认得这里,萨尔茨堡,莫扎特的故乡。他还记得莫扎特不知多少次邀请过自己。“萨列里,您真的不和我一起去么?萨尔茨堡是个很好的地方,您一定会喜欢上那里的!”可是自己刚刚不是在曼海姆么!那个莫扎特即将遇到韦伯一家的地方。怀着难以言述的心情,萨列里开始在萨尔茨堡的街上闲逛起来。“……莫扎特父子今天要在家里举行演奏会……”断断续续的对话让萨列里停顿了脚步,不由自主的转身跟随着人流走去。虽然不清楚为什么有效,但他还是依靠着宫廷乐师的身份进入了莫扎特的家里。演奏似乎还没开始的样子,宾客们都三五成群的在一起聊天。萨列里照旧寻找了一块不起眼的角落坐下,在等待演奏的同时无意识的开始在膝上敲打着莫扎特之前的曲子。

“您弹的曲子真好听!这是您自己写的么?”一个稚嫩的声音在身边响起,萨列里转头,不出意料的看到了只有6岁的莫扎特。看见对方正期待自己回答的样子,他只得清了清嗓:“不……这是我的……一个朋友,是他写的曲子。”萨列里犹豫了一下,才说出“朋友”一词。“能写出这么好的曲子,那您的朋友一定是个非常有名的音乐家吧!我能认识一下他么?”小莫扎特有些兴奋的抓住他的手臂,想起什么急忙放开,有些紧张的看着萨列里。“他的确很有名……当然也很忙……不过你以后有机会见到他的。”而且他现在就在我面前。他在心中默默加了一句。

小莫扎特看起来有些沮丧,不过一会儿又激动起来:“既然您的朋友这么厉害,那您一定也是一位大师吧!我能有幸听您演奏么?”“这里恐怕不行,”萨列里委婉的拒绝着。“他们都是来听你的演奏的,我只是一个陌生人。”“您可以来我的房间!我的房间里也有钢琴,”他站起身,试探性的去拉住萨列里的手恳求。“我的好大师——您能答应我这个小小的请求么?”也许是被昔日熟悉的称呼晃了神,萨列里默许了他的行为。小莫扎特欢呼一下后又赶紧捂住嘴,观察一下后带着他从人群边偷偷溜走。

等到双手放在黑白键上,萨列里才反应过来自己到底答应了什么。自从莫扎特出现在他的视线以后,自己写的所有曲子仿佛都沾上了一丝他的气息。作为音乐家,他不愿让小莫扎特看到这样的自己,即使他尚未了解。在考虑到各种因素以后,萨列里选择了一首与自己以往作曲风格完全不同,并且从未演奏过的曲子。一曲完毕,本以为会让小莫扎特失望的萨列里被他的惊呼声吓得差点摔下琴凳。“真是太精彩了!不愧是大师!这恐怕是我听过的最精彩的曲子了!您这样出色一定非常有名吧!我能请教您的名字么?”“安……安东尼奥,”萨列里犹豫了一下回答,刚想再说什么,楼下传来了列奥波德呼唤他儿子的声音。小莫扎特急忙向他行礼:“我向您保证,您的曲子真的令我十分难忘。请您在这等我一会儿,我还有好多灵感想与您探讨!”说完,转身冲下楼梯。

后来,萨列里没有等到莫扎特的演奏结束,就提前离开了。离开前他站在窗边,驻足聆听着小莫扎特的弹奏。熟悉的旋律倘如隔了一个世纪般,再次在他心里响起。低声说了句抱歉后,萨列里推开了莫扎特家的后门,发现自己又回到了曼海姆。已经有些习惯的他选择沿着街道继续前行,一边盘算着会在何时何地遇到怎样的莫扎特。他没有意识到自己开始有些期待的心情,只是在下一个街角收获了一个穿着红衣的莫扎特。

他站在拐角后看着莫扎特,看着他一个人在街道上徘徊。萨列里如同鬼迷心窍一般跟在他身后,并在莫扎特倒下的时候上前,从背后接住了他。正当他准备扶着莫扎特离开时,莫扎特出乎意料的抱住了他:“大师?大师是您么?”萨列里停顿了一下,有些迟疑的推开他,将脸藏在街边的阴影中:“您认错人了,我只是一个普通的路人。您还好么?”莫扎特低着头,一只手抓着萨列里的衣袖:“我找了您很久,大师。没有一个人相信我,他们都说您是不存在的。只有母亲还支持我,但她因我而离开人世……安东尼奥,我除了音乐,什么都没有了。”萨列里沉默半响,伸手把他拉进自己的怀抱:“莫扎特……沃夫冈……你还有音乐,你还有观众,你还有…”你还有我。萨列里抑制住想要脱口而出的话。不是时候,现在还不是时候。即使自己已经深深被莫扎特吸引着,但不应该是这个时间,他和他都还有更重要的事去做。萨列里将在自己的怀抱中累到睡着的莫扎特托付给旅店老板,随即有些急切的向旅店外走去,并第一次在心中祈祷着能推开自己想要的门。

在看到身边好久不见的罗森博格时,萨列里知道自己终于开对了门。在《后宫诱逃》的彩排现场,他再次见到了莫扎特。一个意气风发,连康斯坦茨都没有的莫扎特。按照历史的进度,罗森博格气冲冲的走后,莫扎特应该把谱子交给萨列里。但他却空手走到萨列里的面前:“您应该是一位音乐家?”“是的。”萨列里有些疑惑的看着他,下一秒就被他拉住了手腕带出了排练厅。两人跑过城堡的长廊,无人的花园,最终在一处僻静的角落,莫扎特停了下来,一把抱住了萨列里:“我的好大师,这次就算你否认我也不相信了。一个人的眼睛或许会欺骗自己,但他的感觉已经告诉了我,您是我演奏会上不请自来的宾客,您是酒馆中慌乱离场的顾客,您是路上的那位过客……您就是,我的大师。”

萨列里抱紧了他:“是我,虽然可能难以解释,但请允许我重新介绍一下自己。安东尼奥•萨列里,只是一位宫廷音乐家。”

莫扎特笑了起来:“别这么说!我可是还记得你在我6岁时为我演奏的曲子啊!那真的是非常精彩的演奏了。沃尔夫冈•阿玛多伊斯•莫扎特,从过去到现在到将来,乐意为您效劳。”

ps.萨:莫扎特啊你是不是把什么忘了
莫:???我忘什么了?难道一定要我直白的告白么?
萨:……我是说排练厅的演员们啊……
今天的萨聚聚依旧心很累bushi

评论 ( 1 )
热度 ( 34 )
TOP